找夏令营,上营天下|让孩子在经历中成长
开启体验式成长之旅 登录/注册
营地教育
大自然教会孩子的,比所有课本加起来还多
来源:营天下 [返回]

大自然能够让孩子细腻地感受生命懂得什么叫观察,大自然能够让孩子学习很多知识并终生不会忘记,大自然能够让孩子学会解决问题比所有人都坚强果敢……大自然能够教会孩子的,比所有课本加起来还多。正因为这样,英国德国日本等国兴起了森林学校,《带孩子去森林:来自“森林学校”的游戏与成长指南》是这些学校总结的教学集,既可以给学校和夏令营的老师用,也可以给家长用,还可以大孩子看了带一群小孩子用。这是所有人最爱读的自然课本,所有人最爱完成的森林作业。本文为三川玲为该书写的推荐序。




我们为了让孩子更好地、更快地学到更多的知识,采用了很多的教学方式。


在学校里,老师会讲授课本;在家庭里,家长会和孩子一起阅读。随着科技的发展,还会让孩子用远程网络,甚至用3D打印机、人工智能(AI)的方式来帮助孩子学习。


但是,我们有没有想过,知识是从哪里来?知识最终要用在哪里?


其实,我们略一思索,就能够知晓,人类文明所有的知识,都是从真实的生活中得到的。而我们智慧的结晶,也最终要体现在真实的世界里。


想明白了这两个问题,也就知道了知识应该如何学习了。


正如现代教育之父、教学法的奠基者夸美纽斯所论:不要在认识事物之前教孩子认字;事物是本质,而文字是偶然的东西;事物是躯体,文字只是衣服;事物是核心,文字只是外壳。


是的,所有的知识,最初是要来自真实的生活的,最终是要附着在人的身上的。最好的学习,就是来到真实的生活中,让孩子自己产生感受,启发他的思考,从而把知识化为自身的一部分。


微信截图_20161103094600.png


我至今还记得七八年前,我戴着3D眼镜,坐在广州唯一的IMAX影院观看《阿凡达》的那三个小时的震撼。可惜,如今几乎每部片子都有了3D版,但那样的震撼却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
前一段,我跟另外一个妈妈带着孩子去看电影。她听说有2D版本的时候很高兴地松了一口气,说,3D电影除了让小孩近视之外,并没有其他作用。


她说得有点过分,但却指出了事实。的确,3D、IMAX技术,乃至现在从硅谷传来的AR(Augmented Reality 增强现实)、VR(Virtual  Reality 虚拟现实)技术,可以使奇幻故事更加绚丽,但并不能代替故事本身。离开了故事,除了让人近视之外,这些技术什么也不是。


微信截图_20161103094614.png


我女儿出生在广州,现在在北京上小学。有一次,她要写一篇作文《我的家乡》。我正在琢磨她怎么写比较陌生的广州呢,她就已经开始煞有其事地上网搜索广州的资料了,还做了一个不明觉厉的思维导图。最后选定了一个海珠石的传说,以此来谈论广州历史悠久的母亲河。她把长达几千字的传说提炼成几百字,然后写了一些“波光粼粼”这样的形容词。可惜,这篇文章一点家乡味儿都闻不到,因为,她只在广州长到三岁,还来不及体验广州作为家乡的感受。


也许,对着有点点臭味的珠江啜吸田螺、吃生蚝,看着对岸五光十色的广告牌,水分饱满的热风吹过来,耳边是抑扬顿挫的广州话,那才是广州。作为一个在广州生活了十八年,并在那里结婚生子的新广州人,我不忍心跟我女儿指出,其实广州人多半不知道海珠石的传说,也不太在乎这个传说,尽管这个传说在维基百科很显眼的位置。


3.png


说起写作文,要让孩子有真实而细腻的心灵感受,一个最简单的方法,是带孩子到大自然中去。


我曾经带她住在山中,早上太阳没有出来的时候爬一次山,我们去山顶看日出;晚上,我们又按原来的路线爬一次山。月光溶溶,她跟我说,同样一条路,一天之中,一朝一夕,全然不同。


在澳大利亚格兰屛山中的夜晚,我和她被南半球灿烂的星空震撼,搬着椅子一看就是两个小时,“妈妈,因为这些星空相机拍不下来,所以要记在脑海里面”。


我们曾经在北京怀柔的山中,约定十分钟不发一言,静静地独处。十分钟后,她跟我们滔滔不绝讲了半小时,内容包括几种高低不同的鸟鸣,春天柔和的风掠过她面庞的舒适,一片绿草地其实有深深浅浅三十几种绿,两三只蚂蚁一边溜达一边在玩,并不是一直在工作……


4.png


人是天生喜欢感受自然的。脑科学家说,人在感受美好的时候,大脑的某个区域会特别活跃。大脑的这个部位的活动频率降低的话,就容易引发忧郁症。也因为人感受自然的时候大脑活跃,所以我们的创造能力大为提高。


但感受力和创造力,只是大自然给我们的很小一部分。


我们每年都会背着帐篷跋涉着去露营,女儿和爸爸一起选择露营地,并亲手扎起帐篷。第二天早上,她跟我一起准备早餐。在野外,能够喝一口热汤,吃刚刚煮出来的面条都会有强烈的幸福感。


这些在大自然中的体验很容易见效。之后,我们看见那些喜欢参加户外活动,露营探险的孩子,大多也是在孩子群里面,思维活跃,兴趣广泛,好奇心重,鬼点子多,也是最能吃苦,最不怕累,最果断勇敢的孩子。而这些家庭所做的,就是把孩子带到大自然里去!


5.png


也许有人会说我们对一棵树的深情,对晚霞的迷恋、对浪漫星空的热泪,乃至勇敢、爱吃苦、不怕累这些品质,都无法用一个实用的标准来衡量,这些感受既无法成为中考、高考加分,也无法折算成求职履历,更遑论增加了国家GDP。


在这个时候,我需要再谈回写作文,听说现在作文分数将要占语文分数一半了,我认为这是英明的。


长期研究亚洲教育的哈佛教授迈克尔普鸣(Michael Puertt),他很欣赏中国的以文取仕的科举制度。他认为分派官职的科举考试,其内容绝不是你花一生时间死记硬背的。“这种考试的目的,很大程度上说是考察出你是否会变成一个好人。考官不是考你是否写了篇好文章,而是考你在整个创作过程中表现出的感受、情怀和道德品质”。其实,这跟现今美国总统靠极富感染力的演说来竞选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
我想,热爱大自然,在野外生存过的孩子,要写一篇这样的文章是很容易的。


6.png


我听说欧洲、北美、日本和台湾地区的森林学校已经很久了,对于这些真正把大自然当成课堂的学校,我非常向往。甚至,还规划了全家去进行一次森林学校之旅的度假兼考察的线路。


自然教育目前已经是一门专业的教育,教育者数十年的实践,总结了很多自然教育方法——大多由游戏、野外生存为主。一些很简单的游戏,其实背后大有深意。


这些宝贵的方法,适合教育工作者用,也适合几个家庭去户外的时候用。当你丢开手机,带着孩子在森林里做一下午游戏时,你和孩子都会记得那个美好而纯真的时光。


在这段时光里,大自然所教会孩子的事,将会让孩子受益终生。


作者:三川玲,文章转自公众号:童书出版妈妈三川玲